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Ruiz 的独处时间

你知道,内向的人,是通过独处 来获得能量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lala杂杂的记叙-大学城美术馆  

2010-06-07 13:36:3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很多时候,会有一些想法,想写东西的冲动,但毕竟是日记,总会在潜意识里把自己的想法给浇灭掉,然后想法就不知去向,自然就忘记了。因为是日记,总会把自己的心态,性格,种种种种,暴露给人看,本来想保留在别人心里的神秘感,一下子散去,就似露出了底牌,我写东西和说话一向谨慎,应该说拘谨,每一种表态都是尽可能封装后的结果,仍然是要给人一个深沉的印象。为什么呢,所以我还是想让自己写点东西,无聊也好,不是无聊也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老友

        6月5日,2010,中午12点左右,我花了半天做的一个效果图,正在排版 作为一个比赛的作品,就接到老赖的电话。于是电脑没关,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这里的老赖,什么来头,说来话长,我高二那年来广州学画画的时候,老赖,是那个画室的老师,可能因为都是一个姓,所以印象还能保持。我那年是联考前十几天去的,属于后到,大多数人都不认识我,联考后,人都几乎散尽,所以对于那些同学,我也难称得上是老友,相交甚浅。

         说那么多,还是因为那帮老友,这天过来看毕业展,我过去招呼,不过一见面,差点连老赖都不认得了,他发型好象换了,成熟了吧,其他人,我都不知道怎么称呼,认识的同学都没来。

毕业展

         这次又要重看一次毕业展了,说是重看,其实之前都是跑马观花,要把整个展馆仔细看完,得看几天,这一个下午,我几乎就在工业产品和设计学的区域里看,把里面的视频一个一个地看完了,汽车和机器人的部分已经是看了又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汽车方面,设计学的汽车,很彷生,很酷,很有概念,但又让我想起pininfarina了,唉,我也不便多说。我仔细看了工业系的那部车以及模型,模型里有多处与效果图不一样,都是一些小边角和弧面的地方,而我个人认为,相比之其它的车,这辆车的设计做得很好,至少以我目前的认识来看是如此,车身的整体外型是以轿跑化的SUV跟加长车整合折中后的形态,车身高度已经不是SUV了,高长比也比较小,跟设计学的汽车相比,它的整体造型就显得保守,但整个白车身结构,是很合理的。我把它的英文说明都看了一遍,里面提到的只是一些概念,而我觉得它的车身细部很多地方都能透出巧妙心思,从空气动力学的角度上看,比较符合最佳气动外形的要求,当然,也可能是因为作者对现有跑车持有的认识而未作出大的改动,我就不好猜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至于机器人,感觉像是一群人在做同一个课题,我也不知道,毕业设计是不是选题和做题的形式,外观是激光切割ABS,形态上,仿生似乎是个很流行的概念。不过,对于嵌入式编程,我还有点疑问,他们可以独立完成么,编程我是学过一点的,C/C++。C语系的语言,也有嵌入编程的分支,我没研究得那么深,已经两年多没玩过,语法我都忘得差不多了,但学那个东西,不像是一个短期课题的时间可以从入门到精通的。或者,是他们将已经准备好的程序,对函数参数做些调整,不知道。总之,做到那个效果,还是可以算了不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家具,家电类的,可以摸的我都去touch过了,不锈纲结构的茶几,挺规整的,边角处是切角处理,起初觉得是不是作者嫌麻烦手工不好,看了看,又觉得统一切角也带来一种不错的感觉,收口也可以。里面有些是柜子和厨房的布置,我去动过,有些挺好,而有些柜门把手 我拉的时候,还是给了我一个不理想的反馈力,不知是否加工精度的问题,我就控制不了。电器的机箱,它的分模,板块,螺丝的布置,有些我还是不明白的,可能要问作者才知道他想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其他的很多产品,都是做到模型,有一些东西,我感到震撼的,不是它的工学背景,而是人文方面,艺术史,哲学,宏观的思想基础上的作品,往往有种文化上的感染力,这些体会,在建筑上似乎能有更好的发挥,也许因为视角比较广阔,看东西往后退,很整体。让我惊讶到冒冷汗的,是那些隐藏在身后的文化。当然,我并不是在对毕业展中的建筑发表感慨。另外,装饰品,CI,办公环境设置,灯具,小家电,小产品。只是看,一直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的思想其实处于一种缺乏自我的尴尬状态,没什么好说,有些地方可能我不该惊叹的,有些可能我无法发掘到的,他们背后隐藏了些什么东西。

又说回老赖门生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还在美术馆,接到电话,他们已经完全部,出去喝糖水了,地点是快三秒,在那一坐,吵吵嚷嚷,我自己安静就好了,头顶8个灯,前后共两个摄相头,被监视住的感觉,桌子是用铁焊的,动弹不了。然后糖水就来了。喝完,解散,回宿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回到宿舍,我电脑还保持着那个状态,然后把版面继续排一排,上交,搞定。

散步去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本来要跟徒弟讨论个问题的,结果出了点意外,不讨论了,散步去,这天本需要个独处的空间,想看看书的,奈何江边的入侵者不少,还是没坐住,凭什么说我不是入侵者呢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